乡村

万黄历 by:万黄历 分类:诗词大全 时间:2024/06/11 阅读:20 评论:0

不觉得天天都行走在

诗经的世界里吗

那些叫小薇的草就长在脚边

那些荻花开出纯银的声响

自然界没有任何改变的意图

我们的命名到了如何浅薄的份上

总是不厌其烦地把爱情

说得不像爱情

在故乡 你随便一走

就走进了古代 生物之间

美丽和繁茂的根系

存在于我们视野忽略的现实

演化了几千年 在村庄

还不是村庄的时候

来来往往的眼神

就已经被叫作诗歌了

点评

乡村之慢是现实中不变的一极,也是诗人内心的一份认同。他在快与慢、古与今、远与近的比较中形塑了对乡村的感知——被现代性所驯服乃至异化的心灵,是否还能适应那些相对纯粹的“慢”?慢节奏正是我们作为行动主体在乡村现实中的期待性投射。漫步于乡村,就像回到了远古时代,通过诗人笔下“叫小薇的草”和“开出纯银的声响”的荻花,我们可以接续《诗经》里所运用的审美范式,也许只有在乡村还可以重返“慢”的世界。那是世界永恒不变的部分,当它成为我们与古典情怀对接的参照时,我们才可能从现代性的束缚中抽身出来,共情于古人与我们相通的生活伦理。

大自然有其内在的章法,它的不变在提醒我们:时间改变的只是个体的人,对于整个宇宙来说,其恒定性印证的就是自然之道,我们的改变是以它的不变为前提。当人类试图通过命名去改变的时候,自然回赠我们以嘲讽,所谓“人类一思考,上帝就发笑”即是如此。人定胜天或许只是辩证法的阶段性变体,一旦回到故乡,我们所置身的世界就可能因为那种整体的慢而变得更为纯粹,这种对比的视野不是基于内心的抵抗性,而是某种回归传统的期待和反思立场。对自然与时代变化的反思如何构成诗?诗人重新引入时空变幻的视角,几千年的村庄之变映射出了宇宙的幽暗与微光,仅是那些被我们所忽略的眼神,就已经成为诗意的风景。在这样一场演化与守恒的博弈中,诗人重塑了其时空纵深里的乡村世界,它代表着某种个体生态意识的觉醒。诗人在抗争中试图靠近“问题意识”所带来的诗性力量,他的愿望呼应的是当下的乡村变化,而在自然之道里回望我们所处的当代性,才是诗人于困惑中持守的“有情”的现实。

<

本站(www.wanhuangli.com)部分图文转自网络,刊登本文仅为传播信息之用,绝不代表赞同其观点或担保其真实性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wanhuangli.com/post/97487.html

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

  • 昵称(必填)
  • 邮箱
  • 网址

TOP